委內瑞拉的自主社區議會(三之一)

在香港討論「民主」,每是在「普選」打轉。然而普選這種「代議民主」,要求人民將權力以選票形式交予代行者,這種「交出權力」的做法,似乎與「人民自主」背道而馳。其實,在「代議民主」以外,有所謂「參與民主」,強調人民「重掌權力」,做法上就是全民直接參與決策。

在委內瑞拉,參與民主體現為「自主社區議會」(Commual Council)的建立。社區議會功能包括處理區內經濟、文化、教育、醫療、住屋、公共建設、治安等一切大小事宜。

委國的「自主社區議會法」於2006年立法,容許人民可自行建立「自主社區議會」。在市區,150至400戶家庭可組成議會,在農村則不少於20戶。自主社區議會的最高權力機關是「全民大會」,議會的工作計劃、資源分配,均須由全民大會通過。議會轄內所有15歲以上居民均可與參全民大會,大會的有效出席人數為不少於全區30%成員。

自主社區議會下設各小組,其中常設的有: 財務、 行政、反貪、 社區協調四個小組。 議會可就需要設立其他小組,性質多元化:由資源及福利相關的土地、教育、健康、食物等小組,到經濟方面的合作社、小店舖,以至文化及社區團結如各體育會、長者會、鄰舍組織等等。就推行及跟進工作的需要,每個小組均設最少一名「發言人」,所有「發言人」由全民大會選出。「發言人」的角色只是協調小組運作,而無做決定的權力,所以是「發言人」而不是「代表」或「負責人」。「發言人」也可隨時經由全民大會罷免。

換句話說,只要是居民能想及的需要,也可通過成立小組推行相關工作。條件是小組的成立及工作計劃均需由全民大會議決通過。如此,居民的直接參與,就是社區持續發展及改善的動力;一但居民不再投入參與決策,議會的運作就會隨全民大會而停頓。為何這些法例要一再強調、要求直接參與?委國向有社區組織的傳統,早於80年代的鄰舍組織就有一句口號:「我們不要成為政府,我們要直接管治」,表現出一種對代議制的缺陷的清楚認識,及積極重掌自己生命的自主性。

或會有問:不就是因為查維斯上台,其後訂立相關法例,這種社區自主的制度才能夠建立嗎?這種參與民主不是以代議民主為基礎的嗎?

在查維斯執政之前,以反新自由主義旗號,得到民眾支持上台的總統貝雷斯(Carlos Andrés Pérez),在1989年連任後,隨即背棄選民,推行一系列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要求的經濟政策,引起全國各地的反抗運動,軍隊鎮壓殺死超過2000名平民。查維斯於1992年發動武裝政變,試圖推翻貝雷斯政權失敗,其後於1998才當選總統。查維斯當選後,1999年全國公投制訂新憲法,2002年右派就發動政變,查維斯一度被拘押,其後因為大量民眾上街守護憲法、支持查維斯,政變才告失敗。在這多次的民眾抗爭行動,其中堅力量,皆為一群在城市做零散工的基層市民。

代議民主的空洞無力,在此清楚展現;真正的力量,民主的真正基礎,只可能是人民主動積極的為自己的命運作主。

那麼是否沒有這樣的人民,就沒有這樣的民主?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全然是。委國所強調的民主,不只是「參與民主」,還是「自主抗爭的民主」(protagonist democracy);意指人民經由投入參與抗爭,發展民主意識,及推行的能力。人民在抗爭過程中,逐漸意識到重掌自己的權力的重要,意識到人民之間的連結組織的重要;同時在行動當中,發展自己的能力,包括分析了解問題的能力,討論協商的能力,自發組織的能力。

自主社區議會可被視為推動這種民主的制度。這個制度要求、鼓勵人民參與,並且要求、鼓勵人帶動更多其他人參與,由此發展意識及能力,使作為民主基礎的人民的力量實在發展而不會成為口號。及至2013年,委國正式登記的自主社區議會計超過40000個。

話說回頭,自主社區議會推行得較為成功的地方,往往是原來就有很強的社區組織力的地方。人們日常在街上隨坐閒聊,談的都是政治議題、社區議題。

我們何不由此開始?在香港這個地方,能日常就談論政治、談論民主?不是以娛樂新聞、揭醜聞陰私的方式,也不是退縮犬儒、指點大局各打五十,而是以願意投入參與、準備行動、不斷自我反省的態度,討論政治、討論民主?

Advertisements

委內瑞拉系列:建設中的自治區(Comuna en construcción)

建設中的自治區(Comuna en construcción)


導演及製作:Dario Azzellini,Oliver Ressler | 語言:西班牙語、 英語/中英文字幕|2010/奧地利/94分鐘/彩色

directors and production: dario azzellini, oliver ressler | languages: spanish, english/chinese and english subtitles|2010/austria/94min/colors

9/10/2013

7:30 PM

中文大學本部文化廣場 Cultural square, main campu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0/2013

7:30 PM

專上學生聯會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委內瑞拉系列簡介

今年三月,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斯去世, 香港各大媒體鮮有地提起他的名字。人人都說他反美,反美以外,就只有陌生而矛盾的片言。有人說他是一代獨裁者,但他一次又一次勝出選舉;有人說他打壓言論自由,但他又好像促生了很多民間電台。有人說他行福利主義會拖垮經濟,但他任內十多年人均生產總值升了一倍。

在他任內,貧窮人口中的識字率急升,亦似乎有了 許多社區共識自治的實驗。提起「人民公社」,很多人只認識中共在1950及60年代那些所謂極左路線、空有意識形態口號的「大鑊飯」。可是, 在21世紀的委內瑞拉民眾的十多年努力下,  這些「組織化、集體化、基層化」的社會共同體實驗,卻顯得更有效而實際, 更像真的「人民公社」,為經濟和社區民主找到了實踐的路線。那麼到底,這些人民自主的社會實驗的進行情況如何?一般委內瑞拉老百姓,又如何看待這些政策?

建設中的自治區

如果普選不足以實現民主,那麼,普選以外,民主的實踐還有甚麼呢?過去十多年,委內瑞拉國內出現了數以萬計, 擁有規劃、行政、財政權力的自治社區,試試落實共識民主的生活和生產方式。

some stories of venezuela
 

hugo chavez, venezuela’s previous president passed away this march. mainstream media seldom mention either him, or venezuela. when he was mentioned, he was described as an “anti-US” icon. other than that, there are only strange and self-conflicting phrases. some says that he was a dictator, but he won elections over and over again; some says he oppressed freedom of press, but under his reign, there was a remarkable flowering of independent community media; some says his welfare state would break the economy, but under his reign, gdp per capita doubled…

literacy rate remarkably increased, and there were numerous social experiments of community autonomy. after more than a decade, these slow experiments obviously attained much more practical social development than those ideological “communes” boasted by the PRC Communist Party in the 1950s and 1960s. well, actually, how are the experiments now? how do ordinary venezuelan pueblo see these policies?

comuna en construcción
if general election is  not enough for true democracy, so what’s the missing part? in the past decade, numerous communities with political and economical autonomy emerged in venezuela, trying to practise consensus and democratic lives and mode of production.

 

委內瑞拉系列另一齣影片another film in the series:

革命進行中——委內瑞拉的民主實驗(Inside the Revolution: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Venezuela)

https://smff2013.wordpress.com/2013/08/05/smff2013-insiderevolution/

放映現場:

20131009_194456

委內瑞拉系列:革命進行中——委內瑞拉的民主實驗(Inside the Revolution: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Venezuela)

革命進行中——委內瑞拉的民主實驗(Inside the Revolution: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Venezuela)


導演:Pablo Navarrete | 製作:Alborada Films | 語言:英語、西班牙語/中文字幕 | 2009/英國/65分鐘/彩色

Inside the Revolution: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Venezuela
director: pablo navarrete | production: alborada films | languages: spanish, englishchinese subtitles | 2009united kingdom65mincolors

19/10/2013

6/11/2013

7:30 PM

7:30 PM

春天教會 Ekklesia

香港獨立媒體 Hong Kong In-meida

委內瑞拉系列簡介

今年三月,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斯去世, 香港各大媒體鮮有地提起他的名字。人人都說他反美,反美以外,就只有陌生而矛盾的片言。有人說他是一代獨裁者,但他一次又一次勝出選舉;有人說他打壓言論自由,但他又好像促生了很多民間電台。有人說他行福利主義會拖垮經濟,但他任內十多年人均生產總值升了一倍。

在他任內,貧窮人口中的識字率急升,亦似乎有了 許多社區共識自治的實驗。提起「人民公社」,很多人只認識中共在1950及60年代那些所謂極左路線、空有意識形態口號的「大鑊飯」。可是, 在21世紀的委內瑞拉民眾的十多年努力下,  這些「組織化、集體化、基層化」的社會共同體實驗,卻顯得更有效而實際, 更像真的「人民公社」,為經濟和社區民主找到了實踐的路線。那麼到底,這些人民自主的社會實驗的進行情況如何?一般委內瑞拉老百姓,又如何看待這些政策?

革命進行中——委內瑞拉的民主實驗

本片從1999年查維斯當上總統那年說起,按著時序,記錄了十年間的選舉、政變、公投、政策、社會變化等等。順籐摸瓜,或者有助我們串起零碎的聽聞,弄清矛盾意見間的因由。

some stories of venezuela
 

hugo chavez, venezuela’s previous president passed away this march. mainstream media seldom mention either him, or venezuela. when he was mentioned, he was described as an “anti-US” icon. other than that, there are only strange and self-conflicting phrases. some says that he was a dictator, but he won elections over and over again; some says he oppressed freedom of press, but under his reign, there was a remarkable flowering of independent community media; some says his welfare state would break the economy, but under his reign, gdp per capita doubled…

literacy rate remarkably increased, and there were numerous social experiments of community autonomy. after more than a decade, these slow experiments obviously attained much more practical social development than those ideological “communes” boasted by the PRC Communist Party in the 1950s and 1960s. well, actually, how are the experiments now? how do ordinary venezuelan pueblo see these policies?

Inside the Revolution: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Venezuela

the film started from 1999, when chavez became president. it records a brief history of the past decade: elections, coups, referendum, social changes…it helps to connects fragments of conflicting ideas…

委內瑞拉系列另一齣影片another film in the series:

建設中的自治區(Comuna en construcción)


https://smff2013.wordpress.com/2013/08/05/smff2013-comuna/